安徽富平蒲城纸企竟用渗坑管理废水

督察组指出这家工厂停运和闲置污染处理设施、违法偷排和采用渗坑排放和贮存造纸废水的违法事实,暗管出口污水COD高达1680毫克/升

记者日前随国家环保总局赴陕西督察组来到陕西省境内的富平县奥荣纸业有限公司和蒲城县保来纸业有限公司进行现场暗查,调查结果触目惊心:被查企业公然采取我国法律明令禁止的渗坑排放和贮存造纸废水,长期污染地下水源,造成地下水水质难以恢复的严重后果!

记者昨天从省环保局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获悉,因超标排污严重,衡水河北环达纸业公司、冀衡集团磷肥股份有限公司、深泽深玉纸业公司、晋州福利锌肥化工厂、邢台康达纸业公司、邢台农药厂、曲周光大纸业公司、永年县电镀小区等8家企业,被列为子牙河水系第二批重点挂牌督办企业。

群众连续两次举报奥荣渗坑排放依旧

5月1日至3日,省环保局对衡水、石家庄、邢台、邯郸4市17个县的24家企业,4个工业小区,进行了暗访检查。通过检查发现,一些企业擅自停运治污设施,超标排放污染物的问题仍相当严重。

督察组来到群众举报的富平县梅家坪镇文昌村奥荣纸业有限公司进行暗查,发现工厂围墙外一条已经干涸的小河中有大量暗黄色的造纸废水存在。寻踪查去,督察组人员很快在工厂围墙外发现一处排污口,但已经停止排污。

衡水河北环达纸业有限公司造纸黑液大量排入渗坑内,中段水和沉淀池内污泥通过暗管直排,进入惠民渠。经监测,偷排口污水COD高达1400毫克/升,超标2.1倍;暗管出口污水COD高达1680毫克/升,超标3.73倍。

沿河步行暗访,有村民们告诉记者,河道是工厂的明排沟,排出的工业废液大多滞留在河道中,废液所散发出的恶臭,方圆几里外都能闻到。据了解,工厂还在夜里偷排造纸废水,附近的地下水已被污染,村子里井深有七八十米,用打出的井水烧开水,水中会出现大量的“白沫”,难以下咽。农民指着不远处的芦苇丛告诉记者,那边数里路的地段内有好几个贮存污水的大塘。根据农民指的方向,走出约1公里路程,很快就看到了河滩台地上3处没有任何防渗措施的大坑,每个坑的面积约有10亩左右,坑中存有大量的造纸废水,呈酱黑色。督察组人员进行了现场采样,监测结果显示,废水中的COD高达6040毫克/升。紧邻河道的另一处渗坑已经干涸,坑底表面被粉碎的麦秸和石土所覆盖,这显然是刻意做的填埋,由此不难判断,其他的渗坑应是工厂铺设暗道将造纸废水排入其中,还没有来得及“灭迹”而留下来的。

河北冀衡集团有限公司所属的冀衡磷肥股份有限公司含酸废水渗漏,PH为1.96,沉淀循环池周边气味刺鼻,污染严重。该公司未经环保部门审批,擅自改变含酸废水的处理工艺。

督察组返回厂区进行检查时了解到,工厂建于1993年,设计年生产能力3.7万吨,目前工厂处于停产状态,工厂院内堆积着用作制浆原料的大量麦秸垛及回收的废纸制品。厂内有一个简陋的污水处理池,出水口即与厂外的河道相连接。督察组指出这家工厂停运和闲置污染处理设施、违法偷排和采用渗坑排放和贮存造纸废水的违法事实,工厂负责人奥老板无言以对。

深泽深玉纸业有限公司污水处理设施未运行,并且有一条排管直接将造纸黑液排入厂外滹沱河床内的渗坑内。经监测,该厂排污口COD为2680毫克/升,超标5倍;其厂外渗坑内废水COD为17600毫克/升。

督察组人员指出,如此明目张胆采取违法渗坑直排方式,长期污染地下水,危害附近群众身心健康和群众利益的行为,在全国范围内也实属罕见。国家环保总局先后于2004年11月3日和2005年12月21日两次接群众电话举报奥荣纸业有限公司的环境污染问题,此案属于国家环保总局责成地方办理的投诉案件。可现场表明基层环保部门监督不力、致使群众举报的突出环境问题长期得不到解决。为了尽快地解决这一问题,随督察组进行检查工作的陕西省环保局环境监察局局长张大昌要求奥荣纸业有限公司立即停产,接受处罚。

晋州市福利锌肥化工厂原来生产锌肥,目前已改建生产钾肥,但未办理环保审批手续。另外,该厂新建轻油裂解项目,也未经环保部门审批。

治污未建生产先行保来纸业黑液直排

河北邢台康达纸业有限责任公司污水处理站运行不正常。曝气风机严重老化,加药装置没有正常运行。更为严重的是该公司私设暗沟,致使部分高浓度造纸废水没有经过处理直接排入牛尾河。未经处理的废水COD浓度高达2450毫克/升,超标4倍。

无独有偶。督察组来到蒲城县三合乡时,又发现一处连厂牌都没有挂的造纸企业——保来纸业有限公司正在排污。记者看到,保来纸业有限公司正用水泵将黑液排到紧邻厂墙外的一处渗坑,坑中黑液粘稠如机油,恶臭扑鼻。厂内一些工人在干活,运输废纸制品原料的车辆进进出出,一派忙碌景象。督察组很快在厂区不远处又发现5个储满造纸废水的渗坑,每个坑有数亩地大小,与厂内排污明沟或暗道相连。经向厂方人员了解,工厂所排废水特别黑稠是因为回收纸制品中含有大量涂有黑碳膜的果类包装纸所致。

邢台市农药有限公司新厂正在试生产,但未关闭老厂生产线,产生的废水未经处理直接排放牛尾河。现场采样监测,COD达466毫克/升,超标1.33倍。废水中含有大量有毒有害成份,气味难闻。

督察组人员进行了现场取样,经陕西省监测中心化验表明,其排污口流出的废水COD高达1230毫克/升,其中一个污水池中的废水COD高达1670毫克/升。据了解,工厂已投产4~5年,设计规模年生产能力为5万吨,实际生产能力为3万吨。目前工厂已经投资2000多万元进行污水处理设施建设,预计7月15日才可完工投入运行。督察组在现场向工厂负责人指出其违反“三同时”、采取直排和渗坑贮存造纸废水的污染事实,责令其接受当地环保部门处理。

曲周县光大纸业公司在污水处理站没有建好的情况下,开始试生产,大量未经处理的造纸废水,尤其是生产中产生的高浓度造纸黑液排出厂外,COD5740毫克/升,超标11倍。另外,现场检查发现,该公司在没有任何环保手续的情况下,私自建设两个造纸蒸球。

国家环保总局赴陕西另一督察组通过暗查发现,西安市秦唐纸业、汉兴纸业等企业也存在违反“三同时”、直排和严重超标排污以及污泥处理设备长期处于停运状态等违法事实。

在永年县电镀小区,华宝污水集中处理站用自来水假冒排水,蒙蔽环保检查人员。该电镀小区超洁污水处理站关键的加药处理环节不加药,处理效果差,废水超标排放。

督察组负责人已向国家环保总局领导提出报告,建议对富平奥荣纸业有限公司、蒲城三合保来造纸厂的整改依法予以挂牌督办;对秦唐造纸厂、汉兴造纸厂的环境违法行为下达环境监察通知;责成陕西省环保局对全省范围内的造纸企业进行一次全面的清理整顿,彻底关闭不符合产业政策的小造纸企业,对不能达标的造纸企业限期整改,并加大督办力度,对未依法办理环保审批手续的企业要责令补办;责成地方环保部门追缴违法排污企业应缴纳的排污费。

对这些严重违法排污企业,省环保局已依法给予高限10万元处罚,并将足额追缴其排污费。拒不执行的,将依法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同时,省环保局已致函有关地方人民政府责令对这些违法排污企业实行停产治理或限期整改,经上一级环保部门验收并报省环保局批准后,方可恢复生产。

据悉,在督察组离开陕西省前,陕西省环保局、西安市和渭南市环保局已分别对有关违法企业下达了立即关闭、停产限期整改、罚款和追缴排污费通知。

来源:河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