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章纸品遭美重征反补贴税

企业的应诉成本太高,韩国KTC就已宣布对中国企业提出反倾销申请

近日,扬州天章纸品有限公司突然被美国商务部宣布征收高达30.22%的反补贴税。该企业负责人表示,如果按照这种税率,天章铜版纸出口几乎无利可图,将不得不退出美国市场。专家提醒,扬州市中小企业遭遇国外反倾销起诉时,应发挥行业协会的作用抱团出击。

中国轻工工艺品进出口贸易商会昨日对本报记者表示,韩国贸易委员会已决定对自中国、俄罗斯、美国、加拿大、印度尼西亚进口的牛皮纸进行反倾销立案调查,涉案产品列在韩国税则号4804210000、4804290000项下。

据了解,天章纸业是扬州国立经贸有限公司旗下的一家纸行,其经营的铜版纸主要是由山东、江苏镇江等地的纸业厂家代加工生产,其经营铜版纸业务量的40%至60%是对美出口,占中国对美铜版纸出口总额的7%左右。业内人士分析,由于我国铜版纸生产在国际市场上有着较强的竞争优势,引起了美国相关部门的重视,天章纸业也因此受到冲击。

今年10月中旬,韩国KTC就已宣布对中国企业提出反倾销申请。但是据相关人士透露,尽管从提出申请到宣布立案相隔近1个月,我国涉案的纸企并没有充分应对,甚至对“积极应诉”表现得不是很热心。对此,业内专家表示,未来我国其他纸品可能还将遭遇多起反倾销“打压”。这对于国内需求萎缩、产能阶段性扩张的造纸企业无疑雪上加霜。因此建议企业要积极应对,争取国外市场“不要一丢再丢”。

“这次事件之后,我们已经决定放弃铜版纸的业务,转而专注其他纸品的生产。”天章公司负责人陆立国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我们不会去应诉,应诉成本太高了。”

纸品频遭反倾销大棒打压

据了解,中国加入WTO以后,国内出口企业涉及反倾销的事件不断增加。扬州市外经贸局工作人员表示,该市曾经发生过几起类似的反倾销起诉,企业的应诉成本太高,一般企业是难以承受的。像天章这样的中小企业,面对这样的反倾销起诉时,退出相关市场往往也就成为一种无奈之举。

根据WTO2006年底新数据统计,我国仍然是被提起反倾销调查多的国家。其中,轻工产品受害深。据轻工业联合会信息中心数据显示,目前我国有50多种商品在20余个国家遭到反倾销调查。以纸品为例,今年以来先后有铜版纸、热敏纸、牛皮纸等纸种在美国、韩国等遭到反倾销大棒的打压。

扬州大学经济学博士吴进红表示,在面对国外的反倾销起诉时,政府、企业、行业协会、海关、行会驻外机构和国外进口商之间的合作和协商是至关重要的。近年来江苏紫菜在受到国外的反倾销起诉时,江苏紫菜协会联合数十家企业通力协作,精心准备,后终于取得三年两破日方贸易壁垒的胜利,足见行业协会在国际贸易纠纷中有着不可替代的作用。

中国造纸协会秘书长赵伟认为,美国、欧盟对我们频频挥举反倾销大棒,其中有一定的政治背景,“包括美国大选等政治因素”。

不论是否是国际政治因素作祟,我国纸品自身出口能力增强也是其中主要原因之一。

尽管在人民币不断升值的情况下,我国造纸业的出口势头依然不减。轻工业联合会信息中心数据显示,至今年8月,我国进口纸品280万吨,出口纸品290万吨,造纸业连续十多年的净进口局面彻底扭转。

轻工业信息中心行业研究处处长郭永新认为,从2005年起,国内造纸业产能集中释放,而国内需求并没有出现爆发式增长,导致国内产品不得不“被动”寻求国外市场。

欧洲杯外围 ,此外,近年来,APP、金光、斯格拉恩所等国际纸业巨头相继在国内落户,或是采取单独设厂,或是与国内企业合资合作,完成了国际产业资本的转移。这些新增产能也凭借中国劳动力价格低廉寻求海外市场的利润高地。

因此在政治、经济等多重因素的作用下,纸品成为新一轮贸易摩擦的“牺牲品”。

应诉一定程度上意味着胜诉

数据显示,韩国从90年代初就对我国实行过反倾销措施,近年来更加频繁。不完全统计,包括化工、轻工机械、有色金属等商品在内的共23种商品遭到韩国反倾销调查。

轻工品商会公平贸易部表示,根据商务部《出口产品反倾销应诉规定》,在调查期内生产和向调查国或地区出口涉案产品的企业均为涉案企业,全部涉案企业应积极参加应诉,以维护我国出口产品的海外市场,保护自身的合法权益。

但是,尽管多次参与反倾销调查,中国造纸企业在应对方面并没有显示出积极的姿态。据此,郭永新分析认为,企业一方面有畏难心理,对到“国外打官司”心存畏惧;另一方面,企业还有侥幸心理,觉得“大不了放弃这个市场”。

“事实上,这样两种心态都要不得。如果企业积极应对,不仅可以避免减少损失,而且可以为将来扩大出口市场争取更多的主动。”

北京嘉润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张任朴则指出:“应诉就是胜诉。”她表示,很多企业认为,反倾销案件受到政府因素主导,“一反一个准”,到时肯定要输官司,何必花费巨额的律师费?但实际上,认真做准备应诉的企业可以为争取个别税率,这样就可以为企业争取到一个合理的低价税率,从而获得优势。相反,如果不应诉,则整个行业将不得不接受较高的惩罚性税率。

据她介绍,在以往应诉韩国的反倾销案例中,中国企业有获得较低税率,零税率和无损害的结果。目前,由于韩国承认我国的市场经济地位,所以在涉韩反倾销调查中对我国企业特别有利,应诉企业更有可能争取低税率。“事实上,国际上对反倾销的惩罚税率有规定,能够用较低税率解决的,不能用过高的税率进行惩罚。所以企业可以利用这一原则争取主动保护自己。”

郭永新认为,企业甘愿受罚、后自动退出市场的举动是危险而短视的。“以往美国和欧盟的案例告诉我们,国外企业对中国企业提出的反倾销调查,波及的品种一年比一年扩大,涉案企业也逐年增加。如果国内企业任由国外企业提出反倾销调查而不做任何反击的话,那无疑终会失掉全部海外市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