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家山堰塞湖强烈余震 大坝剧烈摇晃!【欧洲杯外围】

唐家山堰塞湖昨日的容量已经相当于30处大型的堰塞湖,唐家山堰塞湖的坝前水位为709米

1亿立方米!这是汶川大地震后形成的大堰塞湖——北川唐家山堰塞湖昨日可能达到的库容量。

摘要: 大坝剧烈摇晃约20秒,周围山体大规模滑坡,对坝体影响正在观测中。
星期天(06/08)傍晚6时51分左右,唐..唐家山堰塞湖强烈余震
大坝剧烈摇晃!大坝剧烈摇晃约20秒,周围山体大规模滑坡,对坝体影响正在观测中。星期天(06/08)傍晚6时51分左右,唐家山堰塞湖又发生一次强烈余震,大坝剧烈摇晃约20秒,周围山体大规模滑坡,对坝体影响正在观测中。7日早晨开始的泄流不如预期
到星期天早晨,唐家山堰塞湖水位在继续升高。坝前水位741.32米。二亿多立方米洪水仍未下泄,溃堤随时可能,绵阳市仍处在高度危险之中。原来撤下的几百武警再次上坝。(编辑:英臻)
图表:唐家山堰塞湖下游行政地理示意图唐家山堰塞湖,这个汶川大地震之后形成的高危“悬湖”,蓄水量已经超过了2.2亿立方米,并且仍然在进一步蓄积能量。
其实,对于唐家山堰塞湖来说,泄洪与否并非是真正的悬念。正如所说,“真正的焦点,仍在于何时会溃坝。”天降悬湖  唐家山,位于北川县城西北数公里处,本是四川省北部龙门山山脉中一座极其普通的小山包。一条名叫湔江的河流,在山脚下蜿蜒流过。
汶川大地震发生后,准确地说,5月15日之后,唐家山崩塌而形成的堰塞湖(由火山爆发或地震等引起山崩滑坡堵截河谷贮水而形成的湖泊——编者注),逐渐成为关乎千万人生命安全的最大悬念。
5月15日,中国科学院、水利部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对接收到的中国台湾福卫2号卫星多波段影像和全波段卫星数据进行解译后,发现强震几乎摧毁了唐家山,形成约3000万立方米的巨型滑坡,将湔江河道堵死。
湔江是涪江的支流之一,在北川县境内沿西北-东南方向,先后流经漩坪乡、北川县城(曲山镇)、通关镇,之后进入江油,最终在重庆汇入长江。
整个唐家山滑坡分为三个组成部分:对北川威胁最大的是1号唐家山滑坡,规模巨大,在距离北川县城仅7.4公里处形成了一个堰塞湖;2号滑坡和3号滑坡规模稍小,体量也接近300万立方米,在距离北川县城分别2.4公里和1公里的上游河道中形成了上下两个被泥石和小山包隔离的堰塞湖。
这三个堰塞湖,前后相间,总长度超过11.5公里,湖区总面积达1.03平方公里。下页:堰塞湖是定时炸弹
终究要爆炸?堰塞湖是定时炸弹
终究要爆炸?在意识到1号滑坡形成的堰塞湖可能给位于其下游的北川县城带来灭顶之灾后,5月16日,水利部成都山地灾害与环境研究所将此危情上报四川省科技厅,并将报告送抵绵阳前线抗震救灾指挥部。
唐家山堰塞湖远非这次地震所引发的次生灾害孤例。据水利部统计,汶川大地震后形成的高度超过10米、库容超过10万立方米、流域面积在20平方公里以上的堰塞湖有34座。除了北川县,四川安县、平武、绵竹、青川乃至崇州、彭州等地均有因山体滑坡形成的堰塞湖。
中国地震局地质研究所研究员聂高众对媒体说,堰塞湖作为一种常见的自然现象,主要是在一定的地质与地貌条件下,由火山喷发物、滑坡体、泥石流、冰川堆积物等形成的自然堤坝横向阻塞河谷后,上游段壅水而成。根据成因的不同,可分为火山堰塞湖、冰川堰塞湖、地震堰塞湖等。
一般而言,4.5级以上的地震,都有可能产生堰塞湖,6级以上地震造成堰塞湖的可能性就更大。此次地震的震级高达8.0级,所释放的能量1000倍于6级地震,加上震区多属滑坡等地质灾害高发地区,河流密布,遍地开花式形成众多的堰塞湖也就不足为奇。
表面上看,堰塞湖和人工形成的水库有些类似之处,实际上却要危险得多。因为人工大坝有着严格的技术要求和过程控制,结构相当紧密、坚固;而地震堰塞湖主要是石块土块快速堆积所致,坝体结构较为松垮。当堰塞湖区内的水位不断升高,水体的渗流压力逐渐增大,会在疏松堆积的堰塞湖堤上形成管涌,从而造成垮坝。如果水位很高,洪水通常会给下游带来灭顶之灾。
在历史上,1933年四川叠溪发生大地震,形成了多个堰塞湖。45天后,这些堰塞湖突然溃决,高达5亿立方米的水奔流而出,夺走了茂县、汶川、灌县(现都江堰市)等地共计2万余人的生命。
统计显示,堰塞湖天然坝中,有22%在堰塞湖形成之后的一天内就溃决;十天内溃决的比例占一半左右;在一年内溃决的,占到了91%。
换句话说,堰塞湖形成后,绝大多数难以抵挡住时间的考验。只有极少数堰塞湖能幸运形成新的进出水平衡,并稳定存在下来,成为风光旖旎的海子景观。下页:为什么说唐家山悬湖危机四伏危机四伏同在5月15日,四川省国土资源厅也意识到此处隐藏的风险。他们组成了专家组,于当天和次日前往唐家山大滑坡进行专门调查。由于道路损毁等问题,专家组在短时间内无法抵达堰塞地点。
不过,通过现场外围踏勘并结合现有资料,专家们初步认定湔江上形成的堰塞湖对下游有较大危险,并将这些建议提供给当地抗震救灾前线指挥部。
5月16日一早,水利部抗震救灾前方绵阳工作组试图徒步进山,以尽快到达唐家山堰塞湖现场。由于沿河两岸根本没有路可走,工作组在苦竹水电站处返回。
5 月17 日上午,绵阳抗震救灾指挥部决定水路、空中并进,前往察看1
号唐家山堰塞湖现状。由于地震后河道水势变化,皮筏艇行进困难,天黑前未能到达;直升机也因山中云雾较大,能见度低,未能抵达唐家山堰塞湖上空。次日,工作组又动用两架直升机前往唐家山堰塞坝,又因天气原因无果而返。
直到5月20日,空军再次动用三架直升机之后,绵阳市抗震救灾指挥部水利组专家才终于到达唐家山堰塞坝,带回了唐家山堰塞湖坝体的基本情况及水位和堰塞体高程情况。此时,这个堰塞湖蓄水已达9000万立方米,成为此次大地震形成的最大规模的“悬湖”。
评估显示,唐家山堰塞湖的最大库容约为3亿立方米,相当于一座大型水库的蓄水量(库容超过1亿立方米的即为大型水库)。设计总容量达11亿立方米的紫坪铺水库,目前实际库容也就是这个水平。
在中国水利部总工程师、唐家山堰塞湖抢险指挥部专家组组长刘宁看来,唐家山堰塞体相对河床的高度在82米到124米高,如不采取措施而溃决,形成的水头可能高达60米至80米,对下游潜在的破坏力可想而知。
雪上加霜的是,唐家山堰塞湖上游的流域面积达3550多平方公里,即这样大区域内的降雨形成的地表水,都会汇聚到堰塞湖中。即使整个集雨面积的平均降雨量只有2毫米,堰塞湖的坝前水位也会上涨1米。
每年6月,恰恰是当地进入雨季的时点。四川省气候中心提供的气候分析及预测显示,唐家山堰塞湖周边茂县、北川、青川、汶川四地,预计进入6月后月降水量均在80毫米以上;其中绵竹、青川、都江堰和北川等地,将在100毫米至130毫米左右。整个雨季要持续到9月才会告一段落。
在北川的历史上,因暴雨成灾的记录可谓俯首皆是。据《北川县民政志》,1992年的7月12日至8月9日之间,全县先后五次遭受特大暴雨袭击。7月26日晚,不少地方5小时内降雨420毫米,最大降雨强度超过每小时100毫米,在气象史上亦属罕见。
幸运的是,汶川大地震发生时,当地尚未进入雨季。这为灾后第一时间救援以及组织下游群众疏散赢得了宝贵的“时间窗口”。
即便如此,据绵阳市抗震救灾指挥中心纪录显示,5月19日8时,唐家山堰塞湖的坝前水位为709米,相应库容为7000万立方米;57个小时之后,也就是5月21日的17时,这两个数据就变成了715.78米和9160万立方米。5月20日至21日北川与青川出现一次降雨过程后,入库水量更是远远超过此前预计的数据。
即使水位未到堰塞坝的最低处,也随时存在溃决的风险。因为堰塞坝本身结构松散,容易在水压大的底部形成管涌,这种渗漏有可能形成雪崩。此外,在唐家山堰塞湖的上游马岭岩,还有一处近2000万立方米的滑坡体,一旦受余震、水位波动影响而滑入湔江中,激起的巨大涌浪,可能在瞬间把松散的坝体击穿。下页:泄流能解决问题吗?为什么不采取下游130万人全撤方案?
疏散和泄流
鉴于溃决随时有可能发生,准确地评估溃坝对下游的影响,据此进行人员疏散,成了排险当务之急。5月20日晚11时30分,唐家山堰塞湖现场查勘报告传到长江水利委员会水文局水资源处。经过六名技术骨干近四小时的计算和长江委后方专家组会商,多种排险方案正式通报水利部抗震救灾前方工作组。
计算的结果是:如果整个堰塞坝仅崩溃三分之一,就可以稳定地满足泄流需求,届时溃口最大流量将达到每秒2.8万立方米,北川县城的水位将上升16米,下游绵阳各区县共需疏散近16万人口;而如果崩溃三分之一仍然不能有效减缓水流对堰塞坝的冲击,一半的坝体都崩溃,届时最大流量将超过5.3万立方米,北川县城水位将上涨22米,需要疏散的人口也将激增至120万人。
而一旦在水流的冲刷下,整个坝体都崩溃,北川县城的水位将上升近27米,超过130万人口都需要进行疏散。
5月30日,绵阳市选择了疏散代价最小的三分之一溃坝方案,到5月31日完成了21万人的撤离。
对于为何按照三分之一溃坝方案执行,一位唐家山堰塞湖会商小组成员解释说,这种溃坝方式影响最小,自然是努力的方向。但他也承认,“这样的测算只能是一个估计,不可能做到特别精确。”要实现三分之一溃坝,就必须采取主动处理。于是,修建应急疏导泄流槽的工程性措施成为必然选择。
其原理十分简单:设法在坝体海拔最低的地方,向下挖掘导流渠,使得水位在上升到较低水平时,就可以缓慢流出,而不至于在上涨到更高水位时,因溢流而导致坝体崩溃。
根据测算,要实现三分之一溃坝的设计目标,让洪水有节制地奔向下游,应急疏导泄流槽的设计流量就必须达到每秒1000立方米至2000立方米。
据武警水电部队一总队副总工程师李虎章向记者介绍,唐家山堰塞湖泄流槽共设计高中低三种方案。所谓高中低,依据的是泄流槽口在坝体的位置:高泄流槽口方案需挖土石5万立方米,但槽口高程只能由原来自然形成的752米下降到747米;中泄流槽口方案需挖土石7万立方米,高程可以进一步下降到745米;低泄流槽口方案则需挖土石10万立方米,但进口高程可以进一步下降到742米。
从泄流效果来看,低方案下挖深度最大,可以形成的泄流量最大,自然最有利于保障坝体安全。但完成10米深的泄流槽,在工程上并非易事。由于天气原因,可以装载大型施工机械的重型直升机米-26,始终无法把设备运到堰塞坝施工现场。5月26日凌晨3点,1800名解放军、武警官兵不得不步行携带各种器材、物资,先行抵达施工现场。幸运的是,当日上午9时,随着绵阳地区天气好转,两架米-26也实施了重型机械装备空降。
经过连续六天奋战,到6月1日,施工部队累计完成三分之一溃坝方案所需要开挖的土方13.55万立方米,泄洪槽进口高程成功地从752米下降到比低方案更低的740米。
下页:溃决不确定
拖得越久,潜在的危险也就越大溃决不确定一切就绪,只待最终的泄洪,以及很可能接踵而至的溃坝时刻。
6月5日,是专家此前估计的唐家山堰塞湖水位达到740米高程实现泄洪的日子。这一天,下游江油市的各个乡镇,按照全溃坝预案转移群众4.7万人,并实施临时封锁。
当天下午,温家宝也在震后第二次亲临现场查看情况。
6月5日傍晚,100公里外的成都骤降大雨,但直到当晚22时,绵阳市天空仍没有一丝雨意,堰塞湖水位至6月5日下午也仅上升0.9米,至738.81米。这使得原定的唐家山堰塞湖泄流计划推迟。对于泄洪时间上的不确定性,中国水利部总工程师、唐家山堰塞湖抢险指挥部专家组组长刘宁6月3日表示,这主要是因为当地处于山区,小气候变化很快,很难精确预测集雨流域的降雨情况。此外,在堰塞体的薄弱部位出现管涌渗透,也是一个不确定性因素。5月29日,在坝高700米处出现了管涌;次日,管涌渗水点渗漏量进一步扩大。到6月3日,观察到的渗流量又扩大了一倍。由于管涌仍可能进一步扩大,产生新的管涌、塌陷乃至部分溃决,都将进一步延迟水位到达泄洪高程的具体时间。
然而,对于已经被疏散到临时安置点近一周的绵阳市民而言,在结局呈现之前,每一天都显得那么漫长。据了解,部分群众由于转移匆促,许多物品未及带出,已开始出现焦躁情绪。虽然绵阳市政府竭尽全力保障安置点市民的正常生活,仍有部分市民在多日等待无果后,试图重返家园。
目前,绵阳已近一座空城。除政府机关,绝大多数企业与学校放假,商场悉数关门,白天的市中心很难见到路人和车辆。这种局面还要继续多长时间,成为绵阳撤离市民最关心的问题。一些安置区的居民抱怨说:“眼看着庄稼烂在田里,却不能下去收割。”6月6日上午,温家宝在四川绵阳视察抢险总指挥部时,也明确指出唐家山堰塞湖的问题早解决比晚解决好,主动解决比被动解决好。毕竟,拖得越久,潜在的危险也就越大。有专家提议,如果短时间内仍无法实现正常泄洪,可引入小型爆破和机械施工相结合的方式,以便形成新的泄洪通道。
其实,早期就曾有过爆破的思路,由于担心会引发滑坡,加上堰塞体的情况也非常复杂,最终选定机械挖掘方式。
不过,当天下午,重返堰塞湖的武警水电部队,还是以机械施工为主,开始对泄流槽加宽加深;同时,还在左岸山坡施工,希望开辟新的引流槽,进一步增加过水能力。一个问题是:溃决是否注定不可避免?按照最理想的情况,洪水通过开挖的泄洪槽排出时,会不断对槽的周围尤其是底部形成新的冲刷;如果坝体结构能够承受,也许会以泄洪槽为中心,形成一个类似“V”字型的稳定峡谷式泄洪通道,避免大的溃决发生。不过,这种可能性到底有多大,也许谁都没有答案。毕竟不确定性因素太多,堰塞坝内部结构、上游可能的滑坡、天气以及余震等,任何微小的偏差,都有可能导致完全不同的结局。
今年夏天的雨季,唐家山堰塞湖无论如何演变,都会是一个巨大的未知数。(编辑:英臻)

1亿立方米是什么概念?国土资源部昨日提供的资料显示,根据国土资源部航空物探遥感中心对航拍图片及卫星数据解译后,在地震灾区共发现34处堰塞湖,其中水量在300万立方米以上的大型堰塞湖8处。

唐家山堰塞湖昨日的容量已经相当于30处大型的堰塞湖。

来自新华社的报道称,据专家现场监测,坝体顺河长约803米,横河大宽约611米,顶部面积约30万平方米,由石头和山坡风化土组成。截至21日17时,库内水位为716.01米,比20日上涨了2.55米,相应容积为0.977亿立方米,上下游水头差为52米。

根据此前中科院的测算,1亿立方米的洪水将完够吞噬一座50万到100万人口的中型城市。

惊心24小时

堰塞湖,是由于地震而造成的山体滑坡,堵截河谷或河床后贮水而形成的湖泊。如果遇到强余震、暴雨,可能会发生溃坝,对下游百姓的生命财产造成威胁。同时,由于堰塞湖水位不断上升,也会对上游造成淹没的危险。

唐家山堰塞湖距离北川县城6公里,坝顶高程750.2米,坝高82.8米,顺河长约220米,湖上游集雨面积3550平方公里。

《财经日报》记者昨日从绵阳欧洲杯外围 1市抗震救灾指挥中心获得的一份手写文件,记录了从19日8时到21日17时的唐家山堰塞湖的水文情况。

资料显示,19日8时,唐家山堰塞湖的坝前水位为709米,相应的库容为7000万立方米,而在短短的57个小时之后,也就是21日的17时,这两个数据变为了715.78米和9160万立方米。

如果聚焦到20日16时到21日17时的这段时间内,唐家山堰塞湖的变化更加让人触目惊心:在20日16时,唐家山堰塞湖的库容仅为7250万立方米,而25个小时之后,库容急剧上升到9160万立方米,25小时内库容上升了近2000万立方米。

根据20日水利部和四川省水利厅及绵阳有关专家到唐家山堰塞湖现场勘察的报告显示,专家们认为每天入库的水量约为720万立方米。

这份报告的结论部分显示,20日专家实测当时堰塞湖水位高程711米,相应库容约7250万立方米,堰塞堆积体过流通道顶部高程750.2米,相应库容2.2亿立方米,根据此前两天的水位上升情况,每天入库750万立方米,约要20天水位才能上升到堰塞湖堆积体的漫坝高程。

但是20日到21日之间的入库水量远远超过这个此前预计的数据。一位水利专家对《财经日报》表示,原因就在于“要命的雨”,20日到21日之间,包括北川和青川在内的地区正好遭遇了一次降雨过程。

此前中央气象台19日预报,20日至22日,四川汶川、北川、理县、茂县、绵竹、安县等重灾区将有中到大雨,降雨量有13至30毫米,降雨以20日夜间为强。而恰恰是在此期间,唐家山堰塞湖水位迅速上升。

正如专家们在上述报告中提到的一样,堰塞湖上游的集雨面积为3550平方公里,如果遇到小到中雨,库水位将迅速上升,形势仍然严峻。

根据中央气象台发布的天气预报显示,川西北等地25日~26日又将出现中到大雨。

迅速上升的水位也改变了此前对唐家山堰塞湖的判断。从地震后的第四天也就是5月16日到5月21日,相关部门连续组织了六次对唐家山堰塞湖的勘探。

其中16日到18日三次勘探都无法到达现场而宣告失败,5月19日,水利部副部长矫勇、部总工程师刘宁、省水利厅副厅长胡云等专家紧急前往绵阳市抗震救灾指挥部,研究北川县唐家山堰塞体处置方案。经会商认为,由于唐家山堰塞坝集雨面积大、水体大、水位上涨快、地质结构差,溃坝的可能性极大。

江油市改革和发展局局长陶小平在接受《财经日报》采访时表示:“每天新增至少不低于500万立方米的水量,同时要承接来自北川和平武方向的来水。”

3万人紧急转移

根据20日专家组的会诊,唐家山堰塞湖高库容为2.2亿立方米,到目前还有1.2亿立方米,如果按照每天增加库容约750万立方米来计算,还有16天的时间。

但是20日到21日之间迅速增加的库容导致形势陡然严峻起来,25日到26日川西北的大雨将落在唐家山堰塞湖的集雨范围之内。

溃坝危险日益增大,相关的应对工作和人员转移工作已经紧锣密鼓地进行。

根据江油市水务局的资料显示,如果唐家山堰塞湖一旦决口,江油市临近北川的6个乡镇和3个重点企业将会受到直接威胁,并且同时会威胁三个水电站,即通口水电站、香水电站和青莲水电站的正常运行。

这三个水电站是涪江上游三个重要的水电站,承担着涪江流域的发电和灌溉等重要工作。尽管在接到唐家山堰塞湖的险情之后,三个水电站分别进行了开闸放水,但三个水电站承接的流量仍然有限。

按照唐家山堰塞湖的来水估计,今日蓄水总量将超过1亿立方米,将会对整个涪江流域造成巨大威胁,江油、绵阳直至三台和射洪等县市都在其辐射范围之内。

“我们要在24日之前完成江油范围内受堰塞湖威胁群众的转移工作,这是死命令。”江油市水务局副局长唐德斌面色凝重,“要做好提前转移群众的工作,做到以防万一。”江油市是北川的下游地区,唐家山堰塞湖如果溃坝,江油市将是主要的受害地区。

5月21日,绵阳市政府及有关方面制定完成和下发了《北川县湔江唐家山堰塞湖下游沿岸的撤离疏散方案》,《方案》中明确,此次撤离范围以县包干,以乡包干,以河道包干,动员干部力量、公安、抗震救灾部队、年轻党员、民兵等力量,统一将群众撤离至高处,以村或乡为单位集中安置。撤离工作必须在5月24日前完成。

“从20日我们就已经进行了转移工作,目前江油范围内受辐射的大概有28000多人,要将他们安置在地势较高的位置或者辐射区之外。”唐德斌同时表示。

截至记者发稿时,江油受辐射范围内的群众大部分已经转移,“目前各乡镇都在进行后的转移工作。”唐德斌后表示。

22日晚22时,绵阳市抗震救灾指挥部提供给本报的资料显示,22日,北川湔江河唐家山堰塞坝下游群众紧急疏散全面开展,截至22日江油已搬迁12679人。
熊剑锋 高永钰